星空卫视和印度“广电总局”的角力:用户赢了    

  印度电视业堪称是世界上最具活力、竞争力和创新力的电视业。印度有866个私人电视频道,6个卫星电视直播平台(DTH)和数万个独立有线电视运营商,有近2亿家庭用户,规模相当惊人。2017年,印度电视业收入达到6600亿卢比(91亿美元),预计2018年将达到8620亿卢比(120亿美元)。

  但这仅仅是表面。光鲜背后,乱象丛生。

  在用户想要订阅电视节目时,选择权十分有限。电视频道要播出节目,需要向有线电视网络和卫星运营商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。但各相关方经常在价格方面争执不已,频道常常因此停止服务。

  究其原因,这些业界毒瘤都指向一个核心问题——用户没有发言权。

  而与此同时,内容生产者和用户直接互连的“订阅时代” 已悄然来临。Netflix、Spotify、Hotstar和Gaana等全球和印度娱乐平台正在改变。但印度的广电行业却踟蹰不前,依然延续古老的包装和发行规则。

  两年以来,印度的电信监管机构Trai一直在呼吁和推动,试图将这个行业拖入现代。在法庭上历经多年艰难险阻之后,它终于看到了成功的曙光。

  行业炸弹

  2016年以来,Trai一直力主推行“价格和联合订阅”新规,为此星空传媒印度公司与Trai一直争执不已。上个月,印度最高法院的审判为Trai推行的新规铺平了道路。

  细数一下Trai的提案内容,就会明白星空传媒印度公司何以要竭力反对。

  现在,无论是单独销售还是捆绑销售,所有广播公司都要按照实际销售方式申报“最高零售价”(MRP),经销商的销售价格也不能高于MRP。


  捆绑套餐不能同时包含相同频道的标清版和高清版,付费频道或免费频道不能列入捆绑内容。此外,电视频道的价格不能高于19卢比(0.26美元)。

  广播公司必须向分销商提供所有频道,包括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,同时,经销商也要向用户提供这些内容。经销商不能取消或者改变原有套餐。

  所有经销商还需要提供包括100个免费频道的基本套餐,其中包括政府规定的频道。

  经销商向广播公司收取的运营费也被限制,标清频道每人每月最高20派萨(0.0028美元),高清频道每人每月最高40派萨(0.0056美元)。随着频道用户数量占比的增加,这一费率应该减少。

  对于广电行业,这无疑是一枚炸弹。

  Trai提出这一新框架,目的是希望降低有线电视月度费用,让消费者有权选择想要看的内容,而非被迫接受。Trai正在打击这种“打包现象”。

  印度电视用户常常为了看一个电视节目,被迫购买一堆频道。Trai表示,与“打包”订阅相比,单独订阅的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因为打包订阅要便宜得多,有时候价格只有套餐中所有频道成本的10%。

  究其原因,还是广告。广告占广播公司总收入的70%左右,广告收入则取决于频道的“覆盖范围”。将受欢迎和不受欢迎的频道捆绑销售,会得到更好看的数据。“通过推广捆绑产品,不仅可以最大化增加广告收入,还会增加经销商的收入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Trai官员表示。

  角色转换

  随着新规出台,印度电视娱乐的销售和定价出现了明显的角色转换。

  到目前为止,用户直接订阅和购买电视频道仍不可能。电视节目的真正买家仍是经销商——卫星电视和有线电视运营商,他们从发行商那里批量购买内容并将其转售给用户。

  现在分销商更像是一家运营商,与ISP(互联网服务提供商)相似。因此,消费者将分别支付内容和频道(有线电视或卫星电视)的费用,就像分别支付Netflix与宽带费用一样。

  每月花费130卢比(1.81美元)可以获得100个标清频道。两个标清频道,例如Star Plus和Zee Cinema,价格相当于一个高清频道,比如Star Plus HD。尽管免费频道Doordarshan、Zee Anmol和Star Bharat将免费提供,但观众必须支付额外费用(130卢比以上)才能订阅付费频道。如果想要在这100个频道之外订阅其他内容,需要付费购买包含25个标清频道的套餐,每个套餐价格不超过20卢比(0.28美元)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会成为一场专注内容的游戏。电视频道如果再将相同的电影每月循环播放25次,就不会有观众了,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里经销商高管表示,“新订单会对内容和频道定价产生双重影响。”

  现在对频道的影响已开始显现。广播公司新的价目表中,一些频道的价格已开始降低。卫星电视平台上的娱乐频道Star World价格降低了近75%,仅为8卢比;索尼ESPN体育频道、Dish 、Videocon d2h价格为19卢比,降低了近一半。孟加拉语方言频道索尼Aath也降价超过一半,价格为4卢比。

  “之前没有一个高清频道的定价低于30卢比,而现在,没有一个超过19卢比。”Trai工作人员说。19卢比是新的隐形天花板。如果频道价格高于19卢比,就不能在套餐中出售。

  根据新政策,所有免费频道(包括Doordarshan频道、Zee Anmol、Star Bharat)将免费提供给用户。如果在100个基本频道之外,用户不想订阅付费频道,经销商还应推出免费频道的套餐。

  Trai表示,包含100个免费频道的套餐为基本套餐,对那些不想每月支付超过130卢比的消费者来说,极具吸引力。

  但最近,星空传媒、Zee和索尼提供的免费频道越来越少,并试图将所有频道转为付费。这不难理解,如果免费套餐足够吸引人,谁会购买付费套餐?事实上,业内专家认为,广播公司会继续推出特价套餐来推销自己的内容,现在马德拉斯高等法院已经取消了Trai对套餐折扣的限制。经纪公司ICICI Securities 11月的报告称:“新规定中的参考联合报价(RIO)中,广播公司在套餐里为频道提供三到六折的优惠。”

  随着Netflix和亚马逊Prime等视频流媒体平台的出现,卫星频道的日子就很难过了,尤其是那些规模小的公司,压力巨大。

  新王:内容和用户

  此前,明确的价格政策的缺席,导致广播公司和分销商之间谈判混乱,引发纠纷,最终导致平台渠道中断。

  以DTH平台塔塔天空和广播公司索尼影业为例,由于定价差异,前者曾经不得不暂停了32个索尼频道和3个India Today Network频道。星空传媒印度公司与DTH公司Bharti Telemedia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。

  不过,新框架将取消广播公司和经销商之间的独占合同。前者有权决定自己频道的价格并对其包装,后者负责承载所有频道。由于经销商的任务限于承载而非销售频道,因此他们的收费也会受到限制。这是电视频道最大的成本之一, 也是经销商商很大的一部分收入。

  如今一部分权力正从经销平台转移。例如,如果一个频道在分发平台上有超过20%的活跃用户订阅,则广播公司将不必支付任何费用。

  目前,经销商正在积极采取措施。“用户支付的费用完全可以支撑我们的成本。如果100个频道的价格是130卢比,每频道收入为每月1.3卢比(0.018美元),则每年为15.6卢比(0.22美元)。这高于我们目前每频道6-9卢比(0.08-0.13美元)的平均费用。”一名有线电视分销主管表示。

  过去两年间,星空传媒印度公司和Trai之间展开了激烈争执,前者认为资费法规与1957年的《版权法》相冲突。《版权法》对内容及其制作、购买、营销和包装部分做出了规定。然而,最高法院驳回了星空传媒印度公司的请求。

  新规被Trai主席R.S. Sharma视为珍宝。这一规定实行之后,整个行业都会发生变化。但一家广播公司的主管认为,实行起来可能没有那么简单。在有线数字化时,用户管理、计费和投诉处理这三件事尚未得以广泛实施,现在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。 “按照政府的要求,订户管理系统还未完全建立。制度的改变,让经销平台面临挑战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广播公司高管表示。

  为了解决部分问题,Trai已经组织了消费者推广计划(从本月开始),使用户了解新的规则和流程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