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之外,视频网站的另一大竞争战场    

  近几年来,业界对视频网站之间竞争的讨论更多集中于内容层面,无论是自制内容还是版权买卖,但是极少有人关注到技术层面。反观大银幕一直在孜孜不倦的提升视觉效果,并且这种努力是公开的、直接的、被观众可见的。从2D到3D,从金属幕到LED屏,从标准尺寸银幕到IMAX、中国巨幕,从原先单声道、5.1声道到杜比全景声,从银幕尺寸、亮度、音效、色彩进行全方位提升。


  反观视频网站,其对视觉效果提升的努力通常被内容掩盖。观众想当然的认为视频会越来越清晰,而不去探寻原因和这些技术背后承载的是什么。

  与影院不同,视频网站不太会把高清、4K、HDR等新技术作为它的核心卖点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重要。与影院给观众提供的包装精致、商品化的技术解决方案不同,视频网站提供给观众的技术往往是幕后的、从属于内容的,观众只会觉得视频更流畅,更高清,却不会细究其背后的技术原因。毕竟,内容才是观众选择打开某一个视频网站的原因,也是水面之上被观众看见的冰山部分。

  但是观众没有意识到,视频的内容+观看体验才是视频网站打包出售的“商品”,而不是视频内容本身。随着硬件设备的升级和视频观看场景的多元化,观众会越来越意识到小屏幕视觉效果的重要性,而这种萌生的意识也让视频网站之间的技术战悄然打响。

  成本高压下的码率“打折” 视效如何不打折

  一直以来,版权费和带宽成本是压在视频网站头上的两座大山,只是后一座较少被人所知。在视频服务中,带宽的成本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,一方面是观众体验,一方面是带宽压力,视频网站不得不在二者之间不断平衡。由于在转码成本、存储成本和带宽成本中,后者最高,所以降码率是视频网站为了降低成本普遍存在的行为。

  上图是国内普遍设置和YouTube(美国)在相应分辨率的码率设置对比图。两者相比,明显可以看出在分辨率相同时,国内的码率远低于YouTube,甚至有些不及对方的一半,这势必会带来模糊、卡顿、毛刺等现象,导致画面实际呈现低于应有的效果,影响用户体验。

  如何在较低的带宽环境下,通过更合理的参数搭配,把视觉体验提升一个档次是目前很多视频网站关注的问题。因为观众在看视频时,并非分辨率越高视效越好,甚至在主流手机客户端上,很多观众无法区分720p和1080p的区别,但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对帧间闪动十分敏感。

  因此现在视频网站间的竞争不是看谁的分辨率最高,而是看谁的编解码技术、图像处理技术、播放器的渲染技术更强,使最终呈现的视频内容更清晰、更流畅度,播放更稳定性。

  以优酷为例,窄带高清的技术会根据每个视频中的场景、动作、内容、纹理等设置相应的分辨率和码率,形象来说,就是实现Bits的优化配置。阿里巴巴资深技术专家江文斐介绍称,比如静止的画面,远景使用低码率,而特写,运动画面,使用高码率,这样一来,能够达到原本比码率更好的效果。水桶的木板长短不一,反而可以装更多的水,把Bits分配到最能产生价值的地方。

  在优酷之外,其他视频网站也都在探索低码高清的其他可能。

  HDR、高帧频,相比高分辨率更能提升视效?

  提到视频的质量,大多数人脑中第一想到的是720p、1080p,也就是视频的分辨率,这也是在早期,视频网站着重提升的技术指标。

  4K是空间分辨率在1080p之后一个追逐的技术热点,江文斐表示,4K是近20年才从一个实验室产品逐步推开的。之前已经提到过,分辨率并非越高越高。而且高分辨率很多时候在在大屏幕看,才能感受到。现在也的确有很多电影都是4K版本,但是其在移动终端的优势并不明显。“单纯提高分辨率,意义不大。在国外,4K和HDR通常都是绑定卖,高分辨率+高还原率才能只能提升视觉效果,像Netflix就把HDR看得更重要。”

  的确,目前Netflix、YouTube都有了专门的HDR频道,敢于创新的Netflix已经上线了一部从拍摄阶段就采用HDR技术的剧集《马可波罗》。

  那么到底什么是HDR,所谓HDR,即高动态范围(HighDynamic Range)。多数人对HDR的理解是在摄影领域,是一种能够增强照片动态范围的技术。影像中的HDR技术本质是还原更真实、更接近自然的图像,通过用更高的量化精度把设备表达宽容度的能力提升到人眼水平,再现更大的色域和更高的亮度动态范围,让黑更黑,让白更白,让色彩更鲜艳。

  “如果说此前从1080p到4k甚至8k的提升是增加了像素的数量,那么HDR就是提升每一个像素的质量,让画面看起来更真实。”这一比喻来自于国内的人工智能技术公司,通过云计算和机器学习来提供HDR行业解决方案的帧彩科技董事长张彤。目前,HDR拍摄、制作、显示生态环境已初步形成,并不断涌现出新的产品支持HDR功能。

  行业内的很多专家对HDR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,比如张彤就认为,随着OLED屏幕的推广,和HDR内容制作能力和数量的增加,HDR将可能在两年内完成普及,成为跟1080p一样的行业标配。

  高帧频是“时间分辨率”HDR外另一项可以直接提升视觉效果的技术,优酷在世界杯直播时,为了给观众提供身临其境看球的感觉,将原始的每秒25帧画面普通电视信号变换为每秒50帧画面的高帧率视频内容。增加的帧数是通过人工智能预测视频中所有物体的运动方向和轨迹,在每两帧画面之间无中生有地产生一帧新的画面。

  其实高帧频并不是新鲜事,早在2015年,《霍比特人3:五军之战》就曾采用48帧的技术来拍摄和放映,但并没有引起很大反响。一年后,李安执导的、采用120帧制作的《比利·林恩漫长的中场战事》上映,当时全球能播放这部电影的影院只有5家,北美观众对该片的反响还颇有争议。

  无论是帧彩这样的影视后期技术公司,还是优酷这样的视频网站,目前做出50帧、60帧或者120帧的帧频在技术上都不存在很大的问题,但之所以目前高帧频没有普及,问题有两个。第一因为市面上主流硬件设备的兼容性,支持高清晰度高帧率的设备数有限。第二是专业观众对高帧率电影的接受度,经过高帧率重制后的作品有可能失去原有的电影感。江文斐表示,“我们虽然完全有能力做50帧,60帧,但从艺术表现力上未必是观众想要的。”

  观众口味与技术之间的博弈与平衡

  视频网站之间技术的竞争并不仅仅是谁能提供更高清、更稳定的画面,还表现在谁能通过算法更识“观众心”。

  包括通过大数据分析得出观众更喜欢什么样的内容,是自己创造还是采买,如何给用户分发内容,如何平衡意志和用户喜好。所谓的平台意志就是各个视频平台希望塑造的形象,以湖南卫视而言,它着力塑造的是一种年轻快乐的标签。

  “目前视频网站的竞争是白热化阶段,表面肯定有同质化的地方,因为大家都在争抢有限的优质内容,但是未来肯定会逐步差异化,就像如今的浙江卫视、湖南卫视都有自己的频道特色。”江文斐表示。

  这种选择也决定了一家视频网站的形象定位,影响其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  视效提升需要整个行业的努力内容方应专注互联网用户体验

  内容产业从拍摄、制作到最后的分发、播放有一个很长的链条,其中任何环节的技术跟不上,都会影响用户体验。

  割裂地看,即使每一步做得都不错,拍摄水准高,平台转码技术也很好,终端设备也不错。但是串起来就可能发生画面走样的情况。因为大部分平台和终端都希望突出自己的特色。

  比如某个视频网站就提供了一种近似糖果色的HDR渲染模式,这种模式用在偶像剧上,的确很受一部分女性观众青睐,但偏成熟的观众群体就很难接受这种有明显色偏的作品,在高品质电影上尤其如此。再比如某些终端厂商也在推崇各自的渲染风格,比如暖色调冷色调等等,因此从生产到播放两头来看,端到端的呈现效果完全不可控。江文斐透露优酷正在努力做得一件事情就是“让千元机效果达到万元机效果”,就是因为目前很多较为廉价的终端无法呈现视频内容的最佳效果。

  这需要整个行业的共同成长,不仅是优酷这样的视频平台,还有华谊、光线、华策这样的内容方,以及帧彩这样的第三方视频技术公司共同努力。而且这种努力不是大家各自为政,而是需要大家互通有无。

  像是内容方,不仅仅要关注大屏幕的视觉效果,还要关注到互联网用户的体验,不是说在后期制作一个单独的电视或网络版本就够了,而是在拍的时候,不能只考虑电影银幕那种纯黑环境里的视觉效果,也要关注互联网用户在小屏幕,不是全暗环境里的观看效果。

  所以像帧彩这样的第三方视频技术公司的出现也是合理的,因为制片方和视频网站之间的连接通常是断档的,只靠视频平台一己之力拉动网络视频整体视效提升是很困难的。

  “大家都是利益相关方。能够多一些沟通,有助于推进行业整体技术水平的更新换代。”江文斐最后表示。

最新评论
创意快报
热点文章
人才招聘
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