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电视剧产能不足、爆款寥寥,备案数同比下降超50%,25部大IP低于5分    

  广电重组、资本冷却、行业静默,从两会点明“主旋律”的创作方向,到限酬限购政策出台,电视剧市场寒意愈盛,影视公司的举动愈加小心翼翼。


  据小官统计,自2018年6月广电加大力度治理行业乱象后,备案公示的电视剧数量逐渐降低,其中,现实题材电视剧仍为最主要类型。相较2017年全年备案46517集电视剧,截至今年10月共备案电视剧21925集,仅为去年的47%。

  参照已公示的《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》颁发统计情况,第一季度国产电视剧获准发行57部共2230集,仅为去年总量12547集的17.8%,占年均产量15000集的14.9%。

  不仅产能不足,爆款不多也是今年剧集市场难以回避的问题,年中解禁的“限古令”没能复制《宫》《甄嬛传》等剧播出时的盛况,大IP《武动乾坤》《斗破苍穹》连续扑街,高质量IP改编剧《天盛长歌》《忽而今夏》流量欠佳。

  大IP变成“病原体”

  是内容的罪还是资本的锅?

  2013——2018年,IP的定义从一本书、一款游戏延伸为一支歌、一个人,IP剧的名目繁多,但最主要的内容来源还是经典小说、热门网文、影视翻拍,这些影视公司看重的“收视扛把子”都是各家资源库值得挖掘的宝藏。

  根据瞭望智库发布的《面向高质量的发展:2017-2018年度IP评价报告》显示,2017-2018年度IP评价TOP50的IP如下:


  文学和游戏二分天下,因为文学与影视剧本的接近性,且作者对影视改编的参与度高,TOP50的网文、漫画IP均有衍生的IP剧。但高质量IP和庞大粉丝群并不能完全转化为收视动力,主创团队制作能力的优劣、还原度和艺术性的平衡及成本的限制、受众审美诉求的提升等,都会成为后续改编过程中的不确定因素。


  小官尝试将2017-2018知名IP剧按豆瓣评分从低到高排序,前25均来自行业内的龙头公司。腾爱优有《寻秦记》《鬼吹灯之牧野诡事》《求婚大作战》《择天记》《冒险王卫斯理之蓝血人》《天意》6部文学改编剧,“芒果系”《极光之恋》《漂亮的李慧珍》《流星花园》《择天记》4部偶像剧,消失已久的乐视还有《漂亮的李慧珍》《孤芳不自赏》2个合作项目。

  在影视公司方面,华策有3部之多,阅文集团、完美世界、柠萌影业、华录百纳均有2部作品上榜。

  其中,IP价值TOP3中的《鬼吹灯》《斗破苍穹》影视化结果也不理想,爱奇艺、向上影业、华谊合作的《鬼吹灯之牧野诡事》被评为3分,耗资6亿元,请到张挺编剧、吴磊主演的《斗破苍穹》播出近两个月收视率未破1。

  IP翻车现场普遍存在于各影视公司的改编过程中,原著粉既明白连载了几年的作品不可能完整呈现在影视剧中,又担心原著的灵魂被毁,“取其糟粕,去其精华,无关紧要点,大书特书,万众瞩目点,一笔带过。”片方一方面承担着天价大IP的回本压力,又要保证内容的可看,以便拉拢更多用户,促进IP产业链的正向循环。

  没想到,IP纷纷折戟第一步,在改编剧上栽了跟头。

  江湖上只闻其名不见身影

  砸钱哄抢后,IP都去哪儿了?

  虽然近两年的IP剧越来越“冷”,但绝大多数作品都是资源库里的旧IP。经历了哄抢潮后,大家猛然意识到:如果不在有效期里把好牌打出去,宝藏最终会化作一缕青烟飞回原作者手中。

  以乐视为例,即使视频业务停滞两年,仍贡献出两部总投资近6亿左右的大体量作品。这源于2016年乐视猛砸150亿收割200多个IP的战略举措,月关、易之、饶雪漫、匪我思存、猫腻、Fresh果果、忘语、风弄、丁墨、九夜茴、缪娟、鲜橙、施定柔等网文名家的作品均在其列。但《择天记》《回到明朝当王爷》《夜天子》等IP均已过期并在其他平台播出,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《凡人修仙传》等项目只能搁浅。

  乐视砸钱囤IP只是当时行业的一个缩影,尚世影业甚至提出了“抢”IP的说法。彼时,已储备近50个IP的尚世影业CEO陈思劼在自家的发布会上表态:“现在布局IP一定要趁早,可能一部小说还没有出版成书,网文也只是更新了10万字,但这时候就需要善于去提前发现好的IP。”而目前,《输赢》已经过期,《重器》和《中堂》有效期到明年还未有影视化进展公布,《最漫长的那一天》自2015年官宣后即被搁置。

  损失最严重的是2016年花4500万元购入27个IP的欢瑞,已过期的7个IP价值约850万元,其余21个IP并未动工,且多数为古装剧。

  但即便是屯粮大户华策影视、完美影视、慈文传媒、华录百纳等加起来,也抵不多IP大佬阅文集团的粮仓之大。近千万部作品储量曾将它的估值哄抬到近千亿港元,成为中国文化产业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。截至2017年12月31日,阅文与200多家内容改编方建立了合作关系,变现形式包括参投IP开发制作等。

  翻看阅文参投的IP剧目,《择天记》《武动乾坤》采用“实力导演+流量小生”的搭配不得人心,《将夜》的口碑两极化趋势明显,明年将播出的《全职高手》预告片刚一释出就被网友吐槽不专业。大众每每乘兴而来败兴而归,阅文还未找到非现实题材的正确处理方式,想靠大导演标榜自己制作精良,但他们大多不擅长调整网文剧情和玄幻特效;想靠顶级流量引爆粉丝的狂欢,但青年演员稚嫩的演技得不到普通观众的认可;以创新世界观为噱头,却不能将少年意气的描写与庞大格局的架构相平衡。

  曾有人将大批量的IP储备比作经济学上的“资源诅咒”,对某种相对丰富的资源过分依赖,会导致经济体制失去变革、创新的动力,导致经济的平庸化。

  当S级资源被抢空,A级、B级IP也会因物美价廉得到影视公司的青睐,影视公司从而囤积的IP,绝大部分IP是不具备改编价值的,本身姿色平平的故事换身衣服就能提升内涵吗?另外,影视行业有跟风之嫌,去年《白夜追寻》《无证之罪》大火时,罪案类IP成为香饽饽,但今年的《悍城》《法网追凶》《猎毒人》《罪案心理小组》等剧无一“破圈”,储备IP的价值也会在这阵风过后遭遇减值的风险。

  IP剧遇冷难暖热,大家为了暂避风头另寻出路,也想尽办法熬过钱粮散尽的2018。

  1、码优质团队

  IP是死的,人是活的,优质的制作团队才是好剧的基因。年中评选的“中国十大青年电视剧导演”巨兴茂、王伟、吕行、五百、林妍、田里、陈思诚、杨磊、杨龙、天毅便是业内争抢的代表。

  但小官在梳理2017-2018年的低分剧目时,发现叫兽易小星的作品《万能图书馆》仅有4.9分,近60%的用户都给出了1星和2星。当曾经最会逗笑观众的人只剩尬笑和冷场时,所谓的“优质团队”真的是“精良制作”的代表吗?

  2、孵化轻量级IP

  当然,操作大IP的基础是雄厚的资本,有大制作扛鼎,就一定有小成本剧集奠基,相较同期作品,《快把我哥带走》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凭借“小而美”的有趣内核成功突围,节奏明快,具有感染力,准确把握当下年轻人的管局习惯。

  3、自研IP

  大IP虽然失灵,但IP产业链的变现能力依然十分诱人。《亲爱的,公主病》改编自一名小众作者同名小说,小说中的“漫感”需要想象力,剧中的“漫感”猎取少女心的关键。一方面,片方在改编过程中没有大IP粉丝群体施加的压力,另一方面,小成本作品允许试错。紧接着,该剧第二季以《亲爱的王子大人》回归,依照前作的改变经验原创剧本,达成自研IP的目的。

  目前来看,头部IP的操作须谨慎,IP剧的“先天劣势”开始显现,当改编透支完原著积累的信誉度,无人守候喝彩时,花大手笔入手IP的气魄谁来买单?

最新评论
创意快报
热点文章
人才招聘
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