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的电视剧积压10年以上, 有的连主演都已经不在了……    

  投资过亿、电影咖回归甚至是动用电影级制作资源,中国电视剧市场近几年来所呈现出的繁荣景象,已有目共睹。然而,在这表面的繁华背后,那些积压剧却正在经历着生与死的痛苦挣扎。

  说一组对比数据:我国国产剧的年产量已经超过15000集,但其中只有9000集有机会能够播出,还有四成左右的电视剧不得不面临被积压的命运。

  它们中不乏明星云集的大制作,在尚未明晰命运的前提下可谓吊足了观众的胃口;而更多的电视剧则在还未被大众知晓的情况下,就已经被遗忘在了时间的长河中。真心想对这些迟迟无法播出的电视剧问上一声:你们还好吗?


  有的剧集被积压了10年以上,

  有的连主演都已经不在了……

  在各式各样的积压剧中,有的早早就放出了剧照,预告片也不知播了多少回;有的则杀青许久,可开播日期就是迟迟不能定锤;有的则是在临门一脚之际突然撤档,搞得所有人都一脸懵……更有甚者,会让观众等上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,但具体的播出时间却始终遥遥无期。

  说起《如懿传》,想必很多观众都在等待着。作为一部集结了实力演员周迅、霍建华等人的头部大剧,自然也就成了未播先火的典型。只是眼瞅着两年都要过去了,被“狼来了”撩拨过太多次的观众,始终都没等到那匹真的“狼”。

  对于迟迟不能播出的原因,坊间的传闻更是有多个版本,有说涉嫌抄袭的,有说撞上“限古令”的,也有说是受天价片酬所累的,倒是官方从未证实过其中的任何一种。

  同样陷入播出疑云的,还有范冰冰的《巴清传》。本来观众还盼着这两部大剧能在2018年来上一场面对面的battle,现在看来别说正面刚看不到了,就连何时播出都是个悬而未决的难题。

  等到积压剧终于可以重见天日的那一天,观众还能看到各位主演为剧集的宣传而重聚在一起,但有的演员却再也等不到这一天的到来了。

  在郭品超、热依扎、乔任梁等人主演的《雪女王》中,乔任梁饰演的是看似玩世不恭、实则信仰坚定的沈雷志,这也是乔任梁演艺生涯的转型之作。

  可惜的是,电视剧杀青之际,乔任梁就不幸离世,此剧也成了他的遗作。出现这样的状况,自然会让观众为之无奈和惋惜。

  前面提到的各部电视剧,还属于积压时间相对较短的,而赵丽颖主演的《南越王》却足足积压了13年之久!除了赵丽颖,该剧还汇集了吕良伟、唐国强、王刚、宁静等一众实力派演员,且早在2005年就已杀青。

  如今13年过去,就算得以播出,该剧在拍摄手法、服化道、画面质量等各个方面也早已显得滞后落伍,很容易像同样命运的《华胥引绝爱之城》那样,因为积压的时间过长,导致造型、画面等方面跟不上当下的审美趋势而变得水土不服,甚至是口碑扑街。

  《爱无痕》《翡翠恋人》《新圆月弯刀》《侠客行》《传奇大亨》《夏梦狂诗曲》等等剧集,都是被积压了超过3年的作品,能够被大家再次提及都算是幸运的了。而更多的积压剧甚至根本搜索不到,就静静地躺在各家电视台的备选库里难见天日。

  看似境遇相同,

  却各自都有一本难念的经

  积压剧造成大量的资金滞压,很多制作公司甚至因为投资的失败不得不面临破产的危机。在中国的电视剧市场上,积压剧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,其背后的成因也各有苦楚。

  造成被积压的最主要原因,可能是题材老套、质量低下。在积压剧中,很大一部分都存在着制作低廉、题材老套、剧集大量注水的一系列问题。

  这类剧集往往在网上都很难搜索到,比如古装剧《美人私房菜》,就曾因为质量不佳而被积压了两年。即便后来得以播出,其收视率也很快跌出了前30位的榜单,最终还是被电视台提前下架。

  受“限韩”“限古”等政策所累,也是造成积压剧的又一主因。由政策所限导致的积压剧,可谓数量众多。对这种触及了政策红线的作品而言,接受命运似乎是其唯一的出路。

  尤其是随着去年年底号称“史上最严限古令”的出台,在15%限额的政策下,古装剧在集数上出现了大幅度的缩水,那些篇幅过长的作品也饱受冲击。

  中韩合拍片《克拉恋人》曾在播出后掀起了一阵收视热潮,但作为其姊妹篇的《翡翠恋人》,就没这么好运了。原计划在2016年8月登陆卫视的《翡翠恋人》,却因一纸“限韩令”不得不延期播放。

  演员张翰无疑是饱受其累的代表人物,由其主演的《华丽上班族》《锦衣夜行》《传奇大亨》《夏梦狂诗曲》四部作品全部因政策原因不得不临时撤档,原因就在于这些作品全部是与韩星合作拍摄的。

  因劣质艺人的个人原因导致作品被积压的情况也不少见。此前广电总局出台了相关规定,明确提出不得邀请有吸毒、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者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。在这一规定下,那些因为演员突然传出各种丑闻造成的剧集延期,甚至是被打入“冷宫”的现象,也不在少数。

  要命的是,此类情况一旦发生,很可能会让一部剧集的数亿投资直接打了水漂。2014年,因主演黄海波嫖娼被抓而停止拍摄的《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》,虽然剧组公开表示不会换角,并在黄海波出狱后补拍完成了该剧,但何时播出仍旧遥遥无期。

  版权纠纷,是导致剧集入库的又一杀手。由东阳青雨传媒发行出品的《猎场》,早在2016年3月就已杀青,却在2017年底才得以播出,其积压的最大原因就是青雨传媒以“未能如约付款”为由,将湖南卫视和乐视告上法庭,单方面要求解约,三方经历了一场堪称持久战的官司后,才让该剧有了播出的机会。

  积压剧寻求解套,

  谁做到了重见天日?

  在风向急速转变的中国电视剧市场,电视剧被积压得越久,就意味着播出的难度越高。时间就是生命,越早去库存越容易尽早止损,重新翻红。

  2017年,靳东因为《我的前半生》大火后,他的两部积压剧《我们的爱》和《守卫者浮出水面》也蹭着这波热度分别于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得以播出,并取得了不错的收视成绩。

  对那些求生欲更强的作品来说,自然懂得时间的重要性,不惜在更换演员后以绿幕的方式重新完成相关的补拍工作。

  比如原本由张翰和韩国演员具惠善主演的《传奇大亨》在受到政策限制后,为了实现上星的目的,硬是找来了贾青替换掉具惠善,并重新补拍了所有相关的剧情。

  至于呈现在荧幕上的最终效果嘛,对抠图技术的大量使用自然引起了观众的强烈不满,其收视率的惨不忍睹也就成了可想而知的结果。

  一旦台播受阻,视频网站也就成了众多积压剧试图得以重生的又一主战场。《遇见王沥川》《吉祥天宝》等等被积压了3年以上的作品,最终都在视频网站上得以重见天日。

  当然,视频网站也不可能成为所有积压剧的突破口。一旦错过了最后的播出机会,积压剧的悲剧结局基本已成定论。

  就眼下的电视剧市场而言,随着观众审美品位的日益提升,以及相关政策法律的渐趋严格、一部剧集如果不想被永久积压,还是要想尽办法寻找突破口。只不过在所有的应对之法中,“内容为王”显然是最直接也最有力的那一种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