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《变形计》到《少年说》,湖南卫视对素人节目作了哪些探索?    

  “看《少年说》,更像看一部五味杂陈的社会纪录片。”一家知名教育类自媒体写道,“尽管节目组已经相当克制,但《少年说》仍然像挑破生活表皮的一根细针,露出平静的表面下那些真实的冲突和创伤;它也像一个万花筒,折射出中国教育体制、亲子关系的种种问题。”

  卫视的周间730档向来被认为是“鸡肋”时段。然而,节目团队却花了三个月时间做调研,取样了5000份问卷,和2000多个中小学少年当面聊天。据总导演孔晓一介绍,节目组在全国找了东南西北中12所学校,“力求在不同城市、不同地域、不同教育背景下找到少年表达与话题的差异性,多样态的展现现在00后的梦想,烦恼,诉求和观点表达。”


  样本变量足够多元,唯一相通的是00后孩子的表达欲。“孩子们比我们大人想象中更加勇敢,不需要太多的预备时间。”以至于“因为时长的原因,还有很多孩子的喊话我们都没能用。”

  强烈的纪实感,人声鼎沸的教育话题,令人或喜或忧甚至哭笑不得的00后少年们,让这档节目在播出一个半月后,仍然维持着相当的讨论热度。

  命题“相对论”,素人节目的关键是真诚

  此前,初一女孩袁璟颐因为“控诉”自己的妈妈总是拿自己和学霸女闺蜜比较,却被妈妈“实力回怼”,在网上引起一波“别人家孩子”的讨论。而在7月23日播出的节目中,来自吉林的二年级小学生李承轩现场夸起“别人家爸爸”,不仅是摔跤教练,还是家长篮球队连续两年的MVP,说到自己爸爸,只是“篮球队的拉拉队”,惹得全场哄笑。

  事实上,随着样本量逐渐增多,节目对教育命题的讨论也更加深入,如同《变形计》般的“相对论”处处引人深思。

  在7月17日播出的节目中,来自吉林的王添钰博说,妈妈是一位家庭主妇,每天要干很多活,是非常辛苦、了不起的。他表白妈妈,“以后白天你少干点,晚上做完作业我帮你。”而7月19日播出的节目,却展示了不想做家务的孩子。这位来自吉大附中力旺实验学校七年级的小付同学向妈妈喊话,“社会实践不是指家务实践,可不可以不要再逼迫自己做家务了?”

  小付妈妈却认为,儿子学做家务,“与未来伴侣共同分担家庭负担,是一个男人有责任感的体现。”如今,这位妈妈实力圈粉,被广大网友赠予“宇宙最佳婆婆”的称号,不少人还留言排队“儿媳妇”人选C位出道,竞争激烈。

  节目真实展现了中国孩子的教育风貌、亲子关系等,将多元观点悉数展示,显得真实可感、质地丰满。“湖南卫视一直以来都有很多操作素人节目的经验,像《变形计》等等。”谈到素人节目的制作,孔晓一认为,“只要节目做得够真诚,总是能吸引到观众和网友的。真诚是能够快速沟通的一座桥梁。”

  成长的宣泄与释放之外,是温暖治愈系的色调

  据统计,在中国每年约有10万青少年死于自杀。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发布的《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》显示,中学生考虑自杀的最大因素,来自父母。

  “青少年成长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与父母与老师的沟通,”谈到《少年说》的创作初衷,孔晓一认为,“我和我父辈这两代都是不善于面对面沟通和表达情绪的,但是00后、90后这一批孩子是渴望沟通的,弹幕就是最好的例子,那是属于他们的表达方式之一。”

  于是,节目定位于“新一代青少年健康成长心理释放表述节目”,帮助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有一个宣泄的出口,也为父母、老师了解孩子提供了途径。可贵的是,节目没有囿于孩子的不满、抱怨,也没有一味展示家长的“专制”和为难,而是将基调落脚于中国的孩子与家长之间羞于表达的“爱”。在不满、吐槽、抱怨之后,呈现出温暖、治愈、小美好、萌萌哒的亮色调。

  爸爸半夜拉闺女起来陪伴看球赛、吃宵夜,聊人生、聊爱情,闺女吐槽说爸爸把自己当兄弟,爸爸却回复说:“你又是我的朋友,又是我的兄弟。”朋友式的父女关系令人羡慕。梦想当设计师的女孩,希望帮妈妈实现当模特的梦想。对妈妈来说,“无论你是成为知名设计师,还是像小草一样的普通人,你都是妈妈最满意的作品。”这样的情景,让主持人梁田、陈铭都感到“被撒了一把狗粮。”

  以这种方式,《少年说》也彰显了电视媒体的权威性和公信力,展示了中国当代校园积极向上、青春活泼的精神风貌,不枉学校和家长对电视媒体的信任,也是湖南卫视发挥主流媒体社会责任的生动体现。

  细分切入走向大众,探索节目创新有效方式

  近日,亲情观察节目《我家那小子》也在湖南卫视播出,爱子心切的朱雨辰妈妈因特殊的婚恋观引发讨论。不难发现,同《少年说》异曲同工的是,节目最初的出发点或许只聚焦于某一个问题或一个层面,但随着话题发酵,相关衍生话题悉数呈现。

  《我家那小子》展现出空巢青年、隔代关系、爱情观等话题,《少年说》则涉及到妇女地位、二胎政策,甚至少年传承文化、保家卫国等正能量命题。以细分受众切入,最终走向大众。

  孔晓一对少年们口中的“二孩话题”印象深刻。“有的孩子哭诉家里有了妹妹之后,父母对自己的关注少了。但有的孩子告诉父母,自己比弟弟多了12年的爱,所以自己会帮助父母一起好好照顾这个家。还有的孩子说不想让妈妈再疼一次。我觉得在这个时代是值得有二孩的家庭深思的。”

  云南民族中学军事社即将卸任的副社长,希望大家了解国防、热爱国防,大声喊出“云南警官学院等你们”;来自哈尼族的李建文同学,则讲述了家乡的状况现在并不太好,因此愿要学成之后回报家乡。在近日播出的几期中,还有孩子直言不讳对中华舞狮、传统汉字的热爱。网友@易尘儿 评论,“希望我们国家会有更多像他一样优秀的少年。”

  在“小大正”的创新原则之下,《少年说》找到了一条小成本路线,并寓教于乐地释放出大情怀与正能量。从目前播出反馈来看,如此以小切口撬动大主题,确实不失为节目创新的一种有效方式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