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底爆款综艺制作:真的存在“三分靠内容,七分靠后期”么    

  不管观众是要“给后期寄刀片”还是“给后期加鸡腿”,当我们谈论一档综艺时,“后期”已经成为绕不开的话题。

  不论是《向往的生活2》里隽永而不失生活情调的清新特效,《拜托了冰箱》惊喜有趣的花字,《极限挑战》里悬念丛生的情节铺展,还是《这就是铁甲》里子弹时间定格铁甲打斗的酷炫瞬间,越来越多综艺节目后期凭借脑洞大开的新鲜创意赢得观众弹幕点赞。

  伴随着综艺节目井喷式发展,后期制作行业也在专业化、市场化进程中大步迈进,功能和地位正不断被重视和强化,后期公司名字也由此频频浮现在公众眼前,比如爆谷传媒、星驰传媒、BKW Studio(红森林)、幻维数码、千秋岁、深井文化、大千影业、黑驴传媒等知名后期制作公司,它们都是多款爆款综艺的幕后操刀手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“后期”正逐步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,这些备受好评的综艺后期是如何炼成的?屡次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剪辑风波又是因何导致的?后期对于一档综艺节目到底起着怎样的作用?未来后期行业又将迎来什么样的变化?

  带着这些问题,骨朵采访了网友口中的“神后期”团队负责人:BKW Studio创始人徐冰、爆谷传媒创始人莫文浩、大千影业后期总监赵林林。

  优秀的后期是怎样炼成的?

  团队协作

  据爆谷传媒莫文浩介绍,一档完整的综艺节目后期简单来说需要历经合版-初剪-精剪-包装四步,初剪考验剪辑师从海量素材中筛选有效素材的能力,精剪考验剪辑师“讲故事”的能力,包装则更多涉及后期“创造力”及“想象力”部分,节目整体由后期导演把控,而每一环节的团队协作都至关重要。

  以由BKW负责后期制作的养成节目《创造101》为例,由于选手众多,徐冰坦言,这是他们团队自2012年以来接触到的最大项目,“1分钟成片要在8万分钟素材里去找”,素材量相当于普通综艺节目的30-40倍。

  为了完成这个项目,BKW投入100人,一期节目制作时长一个月,而在节目播出的中后期,由于涉及投票等因素,后期制作时间被压缩为5-7天,这时候就需要靠“团队的经验和制作系统来调动工作人员的效率”。

  挖掘人设

  在综艺节目里“人设”塑造成功,对于明星和节目来说都是一种“双赢”的效果。如何将嘉宾恰当的融入节目中,且展示出讨观众喜欢的性格特色,考验着后期制作团队塑造“人设”的功力。

  爆谷传媒莫文浩是一名编剧出身的后期总导演,善于洞悉人物个性,在他看来,嘉宾对于后期而言,“你先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,会导致一个什么样的命运,你要衡量”,洞悉到嘉宾性格特征后,“一个人一天会做十件事情,有两样事情是最能体现他性格的,我们只要把它抽出来。”

  在塑造“人设”过程中,有的嘉宾属性鲜明,不需要花费力气就能寻找到,而有的则需要后期剪辑师富有洞察力的眼睛,深扒素材为人物梳理出鲜明的人物形象。以《创造101》为例,BKW徐冰表示,其中热度最高的两位选手,杨超越与王菊,在人物处理上的方式就有所不同。

  “杨超越她本身符合大众审美的这样一个角色。她的人物性格也是由她自己展现出来的。所以,她更偏向于在前端导入一个容易讨观众喜欢的角色,而王菊则是在后端,在后期我们通过梳理过后,展现出来她的性格,让观众记住她,对她产生一定印象,这种思路是不一样的。一个是从前期导入,一个是从后期导入。”

  要会“讲故事”

  谈及一名优秀的剪辑师还需要具备什么技能时,三位受访者不约而同的提到了“讲故事”的能力。大千影业赵林林解释道,这与国内观察类综艺爆发式增长有关,与竞技类综艺不同,观察类综艺节目缺少设计感,更需要后期团队细心观察人物内在情绪,“讲故事的能力”重要性由此凸显。

  而在国内,后期缺乏专业的培养机制,同时具备“讲故事的能力”以及“后期技术能力”的人才屈指可数,爆谷传媒莫文浩选择将创意与技术分开,由技术人员执行技术层面的工作,由后期导演团队负责“讲故事”,出想法和创意。

  在大千影业中,据总监赵林林透露,他们团队中大部分小伙伴是编剧、编导专业出身。而老牌后期制作公司BKW在很早以前,就看重“讲故事的能力”,徐冰表示,他一直想做的就是“后期中心制”,由后期来决定作品的命运和故事的走向把握,保留最终剪辑权。

  延伸至“前端”

  为了更好地把握节目思路,目前很多后期制作公司在制作流程上都深入到前端制作。

  比如有十多年真人秀制作经验的BKW,所承接的后期项目都会涉足前期制作,徐冰表示,后期团队中设有“场记”一职,比如在负责《创造101》项目时,场记在节目录制现场全程跟进,了解各个环节,记录重要事件,以运用到后期中。

  而大千影业在负责《向往的生活2》《中餐厅2》等项目时,则是由剪辑师在现场担任“场记”工作,轮流蹲点,比如《向往的生活2》里人气颇高的“尼古拉斯·彩灯”“小H”“点点”等小动物,就是剪辑师在担任场记时“随手盯着”,自然发掘出的有趣“人设”。爆谷传媒莫文浩也表示,深入前端是团队一直在努力尝试做的事情,这对于节目组与后期团队的沟通非常有帮助。

  “从前期策划开始便深度参与进去”正逐渐成为后期制作的常态模式。

  真的存在“三分靠内容,七分靠后期”?

  一档综艺节目爆火之后,不少观众喜欢将后期团队送上神坛,给出“三分靠内容,七分靠后期”的高评价。然而对于来势汹涌的赞美,三位的态度都相当克制和冷静,纷纷表示后期仅仅起着“锦上添花”的作用。

  “真正好的作品,一定是有好的题材、有好的人物,在此基础上,这个七分,好的后期才能发挥出来。”BKW徐冰坦言,如果项目本身处于金字塔的中部或者尾部,那可能前期三分,后期也是三分。

  爆谷传媒莫文浩告诉骨朵,这样以偏概全的看法是由于大众对后期工作不了解导致的,“有很多人在放大后期的能力,其实后期的权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”,他表示,除了创意上的突破,后期首先还是一门手活,需要时间,“就像做衣服,一天做出来的衣服,跟十天做出来的衣服完全不一样,都可以穿,但价格不一样,精细度不一样,细节不一样。”

  “首先是节目要好看,前期录制有这些优秀内容,后期才有可能呈现出来,没有这些内容,就是无源之水,后期你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。”大千影业赵林林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。

  据他透露,国内综艺节目仍存在节目前期策划不成熟的状况,找来嘉宾后,放任嘉宾自由发挥,没有编导设计,也不知如何呈现,只是将节目录制好后交由后期,“这样后期在制作上就会困难重重。”

  他以好评如潮的《向往的生活2》为例,“节目组在前期做了很多设计工作,使得录制内容密度特别高,每期剪辑完90分钟,还能有60分钟用做花絮宣传,依然很好看。”

  尽管《向往的生活》后期屡次被观众表示“加鸡腿”,作为幕后工作者,赵林林的态度坦然,“所有的节目只有好看了以后,你才会被别人挖掘出后期是不错的,是可以加鸡腿的。这个节目前提是得好看。”

  剪辑风波都是后期的锅?

  在5月、6月热播的综艺节目中,剪辑风波事件层出不穷,粉丝常因为节目呈现出的“不完美”偶像形象,表示要“给后期寄刀片”。对此,爆谷传媒莫文浩从专业角度发表了看法,“我们肯定是想保护每一个艺人的,不要说艺人,哪怕是素人,但凡在这个节目里面的人,我们都会想保护,就是想体现她们好的地方出来。”

  编剧出身的莫文浩,对于人物具有敏锐的洞察力,在他看来,性格是中性的,没有好坏之分。“人最珍贵的地方在于他有缺点,但是他勇于去面对,去克服,这个才是我们每个人的命题。所以我们在这些人中,会找到他们的优点放大,但他们有缺点的地方,我们也想保留,让他有机会去克服,这样才能让这个人才更真实,这个故事才会更吸引人。”

  而节目中的人物在性格展现与“缺点”克服的过程中,人物才显得真实而立体,观众看到更为丰满的人物,粉丝也能从中发现偶像新的一面,从而与偶像产生更为深层次的情感羁绊。

  对于粉丝不买账的情况,莫文浩表示,“节目可能铺垫到第三期,有一个人物的反转,讲他怎么克服这个东西。但是如果粉丝看完第一期,等不到第三期,那他们就会觉得节目没有交代,只是在黑他,但其实说实在,后期肯定会帮他,肯定不会陷害人。”

  而对于频频出现的剪辑风波,赵林林则表示,其实节目每个节点都会涉及审查,“片子最终的呈现是集合各方面的意见的,不是属于单纯地由后期来决定。”他坦言,后期的决定性相对来讲没有网友理解得那么强。而在BKW徐冰看来,出现剪辑风波有可能是因为后期时间不充足,在检查或沟通环节出了问题。

  后期将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存在?

  对于如今综艺节目后期存在感越来越强的现象,有业内人士表示后期正在“喧宾夺主”,“削减剪辑痕迹,让技法回归故事本身”才是综艺后期制作在今后应该着重去考虑的问题。

  而与之相反的,在热播综艺节目中,开始出现前期、后期工作人员在镜头前分享剪辑思路的新形式,这不禁让人好奇,在未来“后期”将会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存在?

  大千影业赵林林表示,他更赞同前者的观点,“剪辑其实叫“看不见的人”,不让你看到剪辑痕迹,让观众看起来特别流畅,让你发现不到其实这个东西是已经经过剪辑过的。”在他看来,在观察类的综艺节目中,观众观看节目时需要沉浸感,“我们不能把这种沉浸感打破掉”。

  “就是踏踏实实讲好故事就好了。”对于上述两种观点,BKW徐冰表示不予置评,在他看来,后期仅是产业链上的一条分支,不具备独立存在的能力。不管后期如何发展,“后期需要在讲故事的手法上不断创新和学会讲故事,这才是综艺里面最难的。”

  在爆谷传媒莫文浩看来,“得看如何把握‘度’,不管是编剧、摄影、后期,每一个环节做得太有痕迹,对于观众而言都是一种干扰,让制作的每个环节如何不着痕迹的做到效果才是后期的价值所在。”,他坦言,国内综艺节目突然暴增,而人才培养机制跟不上,国内剪辑师的整体水平还有很大上升空间。

  在业内,一个优秀剪辑师的培养时间至少需要5年,入行2至3年后才能在节目中做剪辑工作。慢速的人才培养远不能承载综艺节目的快速发展。莫文浩表示,其实在后期工作中经验非常重要,“业内因为制作时间短,需要的人手太多,目前很多时候是最年轻的人在做最需要经验的事。”

  在赵林林看来,人才培养机制跟不上,也是目前国内综艺项目存在高精密度分工的原因。

  与国内前期、后期团队分开不同,在综艺市场发达的韩国,“人才培养是匹配制的,录完节目以后,他自己在后期操作,就相对更有方向。”他表示,在国内综艺节目市场里,目前存在前期与后期脱节的情况,前期导演不与后期沟通就将素材交接给后期,等成片出来以后,后期再跟总导演对接节目思路。“中国综艺市场发展太快,人才培养这块是有些欠缺的。”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