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个星期,我就从电视台退休了    

  职业生涯进入了倒计时,下个星期我就要从工作近三十年的电视台退休了,本周的工作就是将办公室的私人物品一件件的往家里搬,把手头上剩下的相关工作做个了结。

  数年的“相濡以沫”,处理这此伴我多年办公物品,有几份物情依依,不知所措。

  几个月前,老婆就告诫我,家里书架已存不下任何东西,不要再把一些无用的书箱带回来。我清点了一下办公室里的书籍,共分几大类:

  一类是养生方面的书箱,是最近几年刚买的,约有六七本;

  二是经典著作,约有几十本;

  三是电视制作方面的书,从摄影、到剧本创作,不下于三十本;

  四是数年来各电视台相关频道广告征订会方面材料,尽管已过时,一直没舍得丢弃;

  五是新媒体方面的书籍,购了不少,只是随意翻了几下;

  六是刊登我文章的期刊,曾经是我视作精神成果的珍品,现在翻出来看看,有不少观点已过时。

  我曾笑着询问了一位电视后生,是否对我收藏的书籍感兴趣,这位小生也笑着对我说,你的书我看不懂。送不出去,又不舍扔下,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多余,仿佛是我这几年工作境遇的写照。——不干事,别人说你倚老卖老,干事,又说你有想法。

  还有三件茶具,一件是夏天用的茶杯,一件是冬天用的保温杯,还有一件伴随我十几年的嘴子壶。拿回去,一定会被家里人扔掉,在别人眼里就是应该淘汰的垃圾。在电视台工作期间,搬了好几次办公室,这三样茶具一直跟随着我,开会、加班、写稿,那份情感沉淀,何能一扔了之。人生不抽烟,不饮酒,以茶为伴,加班前泡上一壶浓茶,喝上二口,很快就有了状态,笔耕到深夜。

  在办公桌下,还有一副哑铃,一付台球拍,准备随时送人,送谁呢?

  电脑里存放着多年来办公形成的成千上万个文档,这些文档有着明显的时间符号:有策划节目的方案,有大型活动主持人的台本,有采访提纲,有分管领导的讲话,有年终总结,有部门工作计划,还准备跳槽的个人简介等等,这一切成为了过去式,我彻底不需要了。案牍多少事,字字皆辛苦,职场的退出,也算是一种封帐式材料大清算。

  人之将走,其情也善。一路走来了,也留下了很多瞬间记忆的影像,当时认为很挫、很丑的照片,经过岁月的洗礼,记录了自己青春瞬间的气息,过去的每一天都比今天年轻。青春虽逝,但自己在职场上并没有虚度,对得起人生,对得起自己。这几天,把一些有价值的照片放到云盘中去,其它的将全部删去。

  收集了十几年的PPT素材,真的很有价值,特别是对经常做文案的小文虾来说,是一个文案小神器。删除后又把它恢复了回来,也许那天给别人做讲座还有用场。

  十几年前给某一领导写的在职研究生论文(领导自己进行了再加工),近5万字,修改了十几遍,可谓是心诚迢迢,日月可鉴。如果岁月可以穿越,我可能还会把领导给予的这份重任,看作是一种荣誉。

  帮领导写论文,是一种能力的体现,是一种莫大的荣誉。此论文,显然是无法再发表,早就应该删了。但论文对我来说,有一种特别的情结,见证了行业的历史、职场的艰辛和我的不懈努力。直到这位领导退休都在重用我,至于为何没有提拔我,可能是论文之外的事了。

  五天前,一位老同事叫我帮他做个宣传片,这应是在办公室要完成的最后一件工作了。我找到曾经与我搭手工作过的小伙伴,我认为,这位小后生一定会帮忙的。与其约好时间后,我便等他来做几处我搞不定的后期处理,一等二等,最后的电话是,“手头事太多,来不了。”人之将走,其茶也凉,我的茶具还是扔了吧。

  工作群,退掉。部门群,退掉。支部群,退掉。同事健身群,退掉。凡是有工作性质的群或与工作相联的群,全部主动退出,不等别人踢出。

  曾经一起前后进电视台的同事,嘱咐了好几天,临走之前一定要好好聚下。酒桌上,忆同事少年,挥斥方遒。青春流走,如昼夜之更,不知不觉工作了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彼此的孩子上了大学,毕业工作了,等等。

  某某同事走了,某某领导进去了,某某混蛋没有基本的道德情操。人生太简单,世事太无常。职场上的恩恩怨怨全部尘封过往,活下来是一种概率,是一种运气。健康活着是一种幸福,是一种的恩赐。

  昨天,一位经常一起打球的同事问我,“离开了职场,对我们这些还有十来年就要退休的人有什么肺腑之言?”问的潜台词已包含答案,电视台光环渐褪,颓势渐生,人浮于事,想干点事,真不容易。搞创收,没有收视率!搞收视,没有人做节目;做节目,人跑光了!买电视剧,没有钱,去借钱,到处都是贷款。

  很多人读懂了未来,感觉自己回天无术,要么混日子,要么装糊涂。从工资机制、从用人机制,都没有导向要人积极干事和主动干事的意思。离开了,退了,仍是非常惋惜,几代人的奋斗,成就了当年辉煌的电视台,一任二任台长就能让电视台几千号人没有饭吃,悲哉。

  早上,从家到电视台,晚上,从台里回家,这种生活节奏已形成了生物钟,要说退休生活不适应,就是要调节生物钟吧。一切将要彻底地永别了,大楼、食堂、我的办公室桌椅。

  摄影、写作、采风,是我曾经的工作,也是我一生的爱好。没有兴趣的工作是苦海无边,没有婚姻的爱情是一直在做下流事。我是幸运的,我一直在做我喜爱的工作,我在工作中得到了满足,陶冶了情怀,受到了尊重,收获了境界。

  退休了,我有更多的时间,光大我的爱好,放大我的兴趣,更好地做我喜欢做的事。来往有鸿儒,我的圈子,志同道合的朋友多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悦乎?

  我自己对人生有很多理解,我在哪个地方走了弯路,犯了哪些不应该犯的错误,人生需要总结和升华,写本书是规划之一。退休后的目标就是更有味道地活着,做一个正能量的、慈祥的老人,一些慈善活动将列入余生的重要生活内容。

  退休后收入减了不少,不过,自己的稿费和其它理财收入,足够全家小康了,买一辆越野车是必要的,让远方和诗都托付给自驾游。

  如果你要问我,如再来一次,你还选择来电视台上班吗?答案是这样:我们这一代人抓住了两大红利,一个是媒体的市场化,二是房地产市场的成长,两大红利让我们这时代人衣食无忧,老有所依,后生们错过了两大红利,不建议再去电视台或媒体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