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媒高管离职来得比广电更凶猛一些:转型的路在何方?    

  日前,深圳报业集团传出重大人事变动消息:深圳报业集团党组成员、深圳特区报总编辑胡恒芳已于6月25日正式辞去所有公职。

  资料显示,深圳报业集团于2002年9月30日组建,是中国十大报业集团之一,旗下有深圳特区报、深圳商报、深圳晚报、晶报、香港商报、深圳都市报、深圳新闻网、中国文化产业网、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等多家报社、网站及文化产业机构。集团持有资产总额60亿元,员工总数6000多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2月,原深圳报业集团党组副书记、副社长、总编辑宣柱锡也宣布辞职。

  据了解,宣柱锡离职后,原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周斌,近日已接任集团总编辑一职。谁将接任胡恒芳出任深圳特区报总编辑一职,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。至于两人离职后的去向,也均未公开。

  与此同时,作为中共东莞市委机关报的《东莞日报》,最近也频繁遭遇高管离职。有媒体报道,5月份以来,东莞日报编委李木子(分管政经新闻部)、编委许愿坚(分管时事新闻部)、全媒体经营中心总经理勤学寅、东莞时报广告公司总经理黄湄等相继离职,采编岗位部分人员也有所变化。目前,已有多位知情人士确认了该消息。

  这是继2017年年底,东莞报业传媒集团副社长、东莞时报总编辑谭军波辞职之后,东莞报业又一次出现较大的人事变动。

  纸媒离职潮加速

  近两年,媒体人离职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。从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,传统纸媒的高管离职潮更加严重。

  2017年1月,南方周末原总编辑、广东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常务副总经理、广东卫视董事长向熹宣布辞职,投身创投行业。

  2017年春节后,曾任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、执行总编辑的庄慎之宣布离职创业——要打造一个人文自媒体集群“百神传媒”。

  2017年5月23日,搜狐媒体副总裁樊功臣宣布,原新京报编委王海涛将新任搜狐网执行总编辑。

  2017年6月14日,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、九派新闻总编辑范洪涛离职,后出任武汉视飞科技有限公司总裁。

  2017年8月3日,戴自更被证实离任新京报社长一职,转任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。

  在戴自更离职一个月后,9月2日,资深媒体人朱学东在其个人认证微博上宣布离职《新京报》。

  2017年9月7日,新周刊杂志执行总编、新周刊新媒体公司董事长陈艳涛在朋友圈发布消息,告知外界自己已出任建投书店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。

  2017年11月1日,东莞报业传媒集团副社长、东莞时报总编辑谭军波辞职一事,在业内引发强烈反响。2018年,谭军波出任腾讯网东莞总编辑。

  2017年11月25日,《成都商报》旗下新媒体“红星新闻”执行总编辑蒋泉洪离职。

  2017年12月4日,《北京青年报》总编辑余海波的辞呈已获批准。这是《北京青年报》自1981年复刊至今首次出现总编辑主动辞职的情况。2018年2月消息,余海波已出任快手高级副总裁。

  2017年12月29日,新京报原总编辑王跃春宣告离职新京报。2018年,王跃春以“山水创投创始人”的新身份亮相。

  2018年1月,萧山日报社长、总编辑王平离职,加盟凡闻科技出任执行总裁。

  2018年2月,南都报系总经理钟育彬离职,下一站为上海寒武创投。

  2018年3月,《半岛晨报》总编辑李慧南离职创业。

  2018年3月,时尚集团宣布:供职该集团24年的苏芒将不再担任集团总裁、《时尚芭莎》总编辑以及其它职位。

  2018年4月,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副总经理戴远程已经离职,目前已经加盟万达集团品牌部,任副总经理。

  2018年4月,《北京青年报》时政部主编、“政知系列”公号主编郑劭清离职。

  2018年4月,身为资深汽车媒体人的《北京晨报》编委、汽车新闻部主任、主编周光军辞职。消息显示,周光军在辞职后或加入创业大军。

  从目前梳理的离职事件来看,纸媒的离职要比广电更普遍,而这些人媒体高管离职后的职业走向大致可以归纳为三大类:

  1、创业。媒体人离职创业最多的还是围绕内容,继续在传媒领域深造,建立自己的媒体平台,也有的将触角延伸至科技、电商、金融等方面。

  2、跳槽继续做企业高管。媒体人从旧的媒体形态往新的媒体形态转移成为常态,也有的加入创投公司等继续做高管。

  3、多形态、表征丰富。有的回归家庭、有的学习深造、有的授业于教,开始了“心向往之”的生活。

  “前景”和“钱景”是离职动因

  媒介的巨大变革之下,传统媒体人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压力和危机。一方面,新媒体发展蒸蒸日上,挤压着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,纸媒的生存境况变得越加艰难,读者群流失、发行量下降,而纸媒陷入困境的一个主要表现就是广告收入的断崖式下滑。

  数据显示,2016年上半年报纸广告的花费同比下降41.4%,广告资源量同比下滑了40%。2017年1月-12月,报纸广告市场下降了32.5%。中广协报刊分会曾发文:从2017年的趋势看,2018年的报纸广告仍然不会摆脱下降的趋势,报纸广告下降还不会见底。

  广告金主的注意力正在被各式各样的移动屏吸引,而与之相应的,是媒体从业人员工资待遇的相对下降。

  而除了新媒体的挤压,更难以违抗的趋势是,用户已经逐渐放弃了纸媒。虽然传统媒体尚有事业单位等诸多体制优势,但是待遇不佳、发展受限,终究抵挡不住迅猛发展的新媒体用“前景”和“钱景”挖走骨干。

  另一方面,纸媒的接连停刊也给媒体人带来了危机感。腾讯网原总编辑王永治曾给整个行业扔下一个话题炸弹,他断言:到2018年很可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纸媒将会“关停并转”。

  面对纸媒这样的发展困境,媒体人也不得不对自己的未来重新规划。内部的压力和外界诱惑成为纸媒陷入离职潮的双重动因。

  纸媒转型,路在何方?

  面临大面积的人才流失,纸媒的发展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?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政法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新一轮纸媒告别潮既是媒介更新必然结果,也是媒体自救的手段。

  张政法指出,一些影响力较小的、转型不够成功的、经营不善的纸媒,不仅会现在倒下,还会陆续倒下,而电子化、融媒体将成为新的传播载体。

  全媒体融合,已经成为传统纸媒新的时代背景下必经的发展路径。如今,“两微一端”(微博、微信、客户端)成为纸媒转型的标配,面对融合新趋势,纸媒必须抓住机遇,进一步创新理念、创新手段和方法,实现与新媒体互动互补的良性循环。

  另外,保持内容的定力是纸媒利用自身优势走出困境的关键所在。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李良荣教授曾说过,“自媒体提供的内容流动性过剩,而专业媒体、主流媒体供给不足”。这既说明了传统媒体现阶段的短板,也点出了传统媒体未来的发展空间。

  信息爆炸时代,“内容为王”依然是媒体价值创造的原点,是媒体取胜的法宝。传统纸媒具有权威性、公信力属性,其深度报道所特有的力度和思想性,构建了纸媒平台的卓越影响力。发挥自身采编队伍的优势,加大对新闻报道的深度,深度挖掘新闻的内涵,才是纸媒的出路。

  当下,正值传统媒体发展的动荡时期,内部改革和机构变革势在必行,纸媒的转型已经刻不容缓,报业和广电的整合也是大势所趋,而这也必然伴随着部门融合、业务重整、机构改制等问题。

  2018年是传统媒体改革的关键节点,高层乃至整个人员的流动都会是必然现象,或将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成为常态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