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《超女》到《创造101》,14年中国选秀如何实现自我救赎?    

  当李宇春决定参加《超级女声》(以下简称《超女》)之前,她或许完全没想到,自己会因为一档选秀节目成为家喻户晓的草根明星,更料想不到自己会登上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。作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爆红全国的选秀节目,李宇春那届超女的收视率,至今仍未被打破。

  十四年,一个时代结束了。《超女》在经历05年的巅峰后,开始面临起起伏伏的停播和争论,如今的热度和影响力,早已大不如前。作为曾今湖南卫视的收视王者,《超女》如今更像是鸡肋,食之无味,又弃之可惜。但《超女》的窘境并不因为它的品质变差,而是时代的大环境改变了。

  2005年《超女》比赛中的李宇春

  如今,视频行业和电视行业的角逐优势逆转,各大视频网站的崛起带来了网综的盛行,低门槛、高参与、多互动的网络综艺比传统的电视综艺更能满足时下青年的多样需求,这迫使《超女》在选秀节目的竞争中让出王座,《创造101》则在95后的呼喊声中走上历史舞台。这档由腾讯视频推出的女团选秀节目,不仅每周霸占着微博热搜榜,还取得了首日播放过亿的傲人成绩,成为2018年的现象级全民网综。对于中国选秀来说,十四年的跨度很长,通过两档节目对比,我们能更好的看到时代的变化和今后的方向。

  从卫视综艺到网络综艺

  新旧媒体的重新洗牌

  如果要说选秀综艺最大的改变是什么,那一定是渠道变了。

  要说05年超女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什么?或许不是人山人海的粉丝团和荧光棒,也不是风格多样的表演歌曲,而是一期期由观众投出的惊人票数。这种由粉丝投票选拔冠军的形式对如今的选秀节目而言,早已见怪不怪,但放在十多年前的电视行业,却是一次创新。这种极具互动性的短信投票方式,能让观众切身感受到自己掌握着决定选手命运的选票,从而调动起自身的参与感,让粉丝们心甘情愿地为自己的偶像花钱买票。电视综艺也正是凭借着自身的媒体优势,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,不断抢占自己的势力版图和影响范围。

  然而,电视媒体的优势却被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所替代。论新论快,新媒体的即时性和迅捷性是电视录播节目所无法比拟的,即便是电视直播,也无法像网络媒体那样,做到及时多样的互动参与,短信留言还未上传到电视中,视频网站的弹幕信息可能已经充斥着整个电脑屏幕。也正是如此,选秀节目不断由传统电视向视频网站迁徙,原先的综艺选秀要么选用“台网联动”,要么直接“网络独播”,在播出渠道上完成交接。

  “媒介即信息”,网络选秀综艺不仅仅是播送渠道的改变,也是一种新型选秀模式的形成,《创造101》将即时互动和话题讨论融入到节目生产之中,把新媒体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。网络视频综艺突破播出时长的限制,让观众能了解到选手生活的方方面面,有的观众甚至表示“花絮比正片更精彩”。除了节目表演中的硬实力,好个性、高情商等特质也能使选手迅速走红,“爱哭不做作”的杨超越虽然实力上与其它选手存在差距,却依然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。

  从平民偶像到草根偶像

  走出草根迈向精英

  如果说《超女》的走红是草根的盛宴,那么《创造101》的火爆则是精英“养成”模式的胜利。

  草根这个概念,早已不如十多年前刚出现时让人感到新奇,但在《超女》第一次进入全国观众视野时,这两个字着实在电视圈、文化界火了一把。代表平民大众力量的草根偶像,从出生起便和“精英”这个称呼相悖,这些草根偶像由观众自己票选而出,代表的是社会上一般大众的审美和喜好,甚至还会刻意与当时的主流文化背道而驰,这也是为什么在节目中走另类中性风的李宇春能获得如此多的支持。

  电视选秀的赋权,让大众品尝到掌握主动权的甜头,也对电视选秀这种模式关爱有加,在后续的两三年内,全国电视台兴起了选秀综艺热,大大小小的选秀节目充斥着电视屏幕,但过分的透支,也带来了快速的审美疲劳和消退。进入2010年后,选秀节目步入瓶颈期,再难出现像05年《超女》那样的现象级综艺。随着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的兴起,草根们似乎找到了更好的舞台,利用网络直播秀场和短视频平台展现自我已逐渐成为常态,电视选秀综艺在关注下降和选手流失的双重压力下,显得进退维谷。

  然而,《创造101》则成为突破者,率先将传统的“草根”选拔升级为“精英”养成,通过系统化的培训,从一百多名少女中挑选出一个“精英偶像团体”,在节目逻辑上是颠覆性的。这些参赛选手,要么拥有女团表演的经历,要么是自带流量的网红,在基础素质上远远高出普通的“草根”。她们大部分都十分熟悉娱乐化运作规律,并懂得如何做好表情管理和人设维持,是娱乐偶像养成产业化发展的体现。观众们也很买账,看腻了各种草根偶像和他们背后的“煽情”故事,硬实力和高素质更能在现代的娱乐消费中获得中国观众的认可。毕竟,中国选秀发展这么多年,选手们的素质提高了,观众们的需求层级也升级了。

  从传统审美到多元品位

  受众偏好的多元满足

  一个节目成败与否,最终决定权还是掌握在受众手中。所以,《超女》向《创造101》的转变,归根结底是受众变了。

  千禧年来,中国社会经历了一次传统文化和多元文化的碰撞,日韩文化、欧美文化不断对中国的传统审美形成冲击,单一的审美模式被打破,多样化的差异逐渐被接受,这一点在选秀节目的发展上更为明显。05届的超女是多元审美向传统审美下的第一封挑战书,李宇春和周笔畅这样的中性形象,率先颠覆了观众们对中国女性的认知,个性、独立这样的女性标签逐渐被建立起来。不过,受制于时代发展的需要,当时的中国选秀在整体上还是较为保守,大部分选手的形象仍然较为固定,要么甜美天真,要么成熟大方,但大多都缺乏个性和辨识度。

  不过,山雨欲来风满楼,十年间的选秀节目虽然平淡,但偶尔也能出现几个充满话题的个性选手,“绵羊音”曾轶可、“R&B说唱”苏醒、“另类叛逆”吴莫愁,这些选手们通过十足的个性向中国大众沉痼审美趣味宣战,为当下的“百花齐放”蓄势。在《创造101》中,选手们可谓是八仙过海、各显神通,女团的形式打破了传统选秀的冠军主义,一个优秀的偶像团体,必定要尽可能地吸引更大范围群体的关注,这要求团队成员必须具备充足的个性,满足多元群体的审美品位。

  正是如此,你会发现《创造101》的高人气选手们都各不相同,“嘻哈高级脸”yamy能和“第一眼美女”吴宣仪共同抢占C位,“爱哭不做作”的杨超越能在几次竞演失利后坐上人气前三的宝座,而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“年纪大、皮肤黑”的王菊能在淘汰危机之后,凭借着“会说话”的高情商一路过关斩将实现翻盘,还因为粉丝“陶渊明”们的创意,得到了环球时报的专访,这一切突如其来,却又顺理成章。

  在我们身处地时代,早已不可能出现像”邓丽君”、“费翔”这样的全民偶像,需求的多样化使得受众的审美品位也走向多元,只要你的个性能被人接受和喜欢,你就能在娱乐市场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  无论是《超女》还是《创造101》,它们都深植于自己所处的时代背景,在合适的时候做出恰如其分的选择,两者都是一夜走红的爆款,也是中国选秀发展的必然。《创造101》的成功,是在渠道创新、模式转移和多元文化倡导的策略下实现的,它突破了选秀行业的瓶颈,带来了选秀节目的又一次高潮,实现了中国选秀在时代背景下的自我救赎。

  至于中国选秀今后的发展将去向何方,《创造101》的模式能坚持几年,这些都犹未可知。但毋庸置疑的是,结合时代迅速调整自身,把握趋势而不违背,永远是第一要义。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