痴情的电视情怀,逝去的青春芳华,希望自己能老有所依    

  在一个偶尔的机遇,看到了省电视台招人,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参加应试招考。基于对写作的热爱,我在众多的应试者中脱颖而出,成就了自己的记者梦。

  屏幕上的主持人成为了我的同事,在几分喜悦的同时,每天也是诚恐诚慌,担心自己不能胜任工作,担心自己会被竞争淘汰掉。

  电视台里有很多成长的机会,每天的工作总是小心翼翼。撰文写稿,演讲比赛,晚会表演,凡是能够展示自己和证明自己能力的都是竭尽全力参与。工作的努力和思想的直朴很快得到部门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,台领导也是通过我的文章知晓了我。

  努力和上进是我能站稳脚跟的唯一选择,但这样的工作状态对一些电二代或官二代的同事造成了一定的挑战,他们以一种不屑一顾或嘲笑“愣头青”的方式,看不起我。我总是放低心态,尽量以更谦卑的情怀争取与他们处理好关系。

  一次,在向部门领导汇报完工作后,部门领导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,说做事要注意工作方式和工作技巧,要善于团结同事,不要过分张扬,电视台有能力的人多。领导的言下之意,是我爱出风头。

  听了这番话后,我如临深渊,不知道明天应该如何活。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去?随后的几天,我萎靡不振,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我一直揣测领导对我不满意的原因,结合部分同事对我的态度,我的工作触动了别人的绩效分配,一个非常有背景的老员工在领导面前做了我的“小活”。我的努力和工作的创新,让这位老员工很是被动。

  能力、努力和业绩,是我能生存下来的唯一理由,一切随他去!

  盘点一路走来的过去,经历过很多暖心的日子,在工作中结识了很多真心朋友,更是难得的是遇到了几位好心肠的大姐姐,在工作上给予了我很多指导,在生活上给予了很多帮助,在我特别困难时候,给我提供了很多无私的帮助,让我无数次感动。其中一位大姐姐已退休多年,当我在工作中遇到不顺之事时,她总会给我几份安慰,直到在她退休的几年前,我才知道她的爸爸是一位副部级领导。

  竞聘是像我等草根出身的人,走上领导岗位唯一希望。每次竞聘,我都认真准备,然而,机会留给我的很少。尤其是每次提拔管理人员之前,都传出某某人已是准候选人,有特定的关系渠道。我也尝试与领导做好关系,但感觉与领导套近乎,做起来很别扭,也没有耐心,强迫自己也十分难受。

  尽管在仕途上不尽如意,但电视媒体的财富效应、聚光效应、新鲜效应,还是让我非常珍惜这份工作,尽量忘记工作中的很多不如意。和在做公务员的同学相比,我的一个月收入超过他们半年的收入,电视台的福利也让全家人深感自豪。在电视台工作几年后,我便进入了中产阶级阶层,成为有房有车一族。

  2014年,广电系统刮起了史无前例的反腐风暴。反腐是广电重生的希望,尽管反腐声浪中有一些阿Q心态的喝彩,应该说百分之九十人的心态是正面,希望电视的明天会更好,希望通过拨乱反正赢得电视行业浴火重生。

  由于市场化的人才体系缺失,拨乱的效果十分有限,重生的路感觉还比较遥远。反腐大潮之后,便是新媒体的快速崛起,反腐让电视行业的领导层如履薄冰,没有积极创新和主动创新的驱动力,一系列的叠加因素,让很多有胆识的人才快速外流,这或是电视媒体如此断崖式下行的原因吧。

  人到中年,何去何从,只是保守地希望电视台能有所改变,希望电视台的颓势变得慢一些,不至于重蹈国企老工人下岗寻活路的境遇。非常敬佩那些勇敢出走的电视人,他们对电视走向的判断,还是比较准的。尽管一些人目前还在寻寻觅觅中折腾,但走出去这步路是对,因为走出去只是早晚的事。

  2016年,无论是老电视人还是台领导,都错觉地认为,电视台不会像以前那样光芒四射了,但继续有一碗饭吃是没有问题的,也就是说,我们这些老广电人应会老有所依,不至于埋在春天中。

  2017年末,老朋友见面,谈到电视台的未来,谈到下月的工资,都是面带愁容,甚至担心下个月工资可能就发不出来了。客观地说,不惑之年,再到处去投送简历,寻打工,已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态了。原地不动,老有所依,是职场最后的寄托和希冀。

  青春已给了电视,经历了数任台长,与无数个不同风格的领导和性情迥异同事都共过事,每个人都是电视台的过客,都是流水的钉,无论他是多么的强悍、多么的有背景、多么的专横,最终人走茶凉,会被历史遗忘。这样的心态,遇到什么样的领导,遇到什么的大风大浪,都会心怀坦荡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

  在电视台工作多年,与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过交集,如果每天都去与别人攀比,自己的人生就是一系列的失败。自己有自己的长处,不拿自己的短处去比较别人的长处。

  别人加了工资,别人晋升了,首先要肯定别人,无论别人是真干事还是假拍马,别人努力了,而自己至少做的不到位。领导为什么提拔一个一塌糊涂的人,领导是用自己人品和廉洁在做背书,不要你去为领导操心。要相信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地爱,领导不爱你,你更不能强求别人。

  电视是一个充满创新的工作坊,每天的创新思考就是职场的收获。会写、会画、会书、会讲,既是技能也是修养,既是个人爱好,也是一种情怀。如果你在电视台奉献了半生的芳华,只会拍马,只会见风掌舵,只会夸夸其谈,昨天的职场混噩决定着你明天的无聊和无依。

  前几年遇到几个要退休的同事,我问他们,目前在忙什么,他们几乎都在干相同的事,忙出书。以出书的方式淡出职场既是一种总结,也是一种人生的升华。我想,自己如能撑到在电视台退休的那一天,也一定是以出书的方式告别电视台。

  天价的大剧、大综艺、大明星,都是电视媒体自己吹出来的泡沫,泡沫过后,是群相频生的祼体节目、裸体剧场。我们曾认为植入广告是广告的上品,是品牌传播的良药,是电视台不朽的坦途,2018年,植入广告却是无人问津,被人咒骂僵死的“硬广告”则阴魂不散,成为电视广告的救命稻草。

  硬广告成为一种“猪坚强”的广告形式,电视又回归到20年前的状态,只卖靠广告时间?卖硬广告连硬件都回不了本,更谈不上实现事业发展了。目前的电视媒体能走多远,靠广告很不靠谱了。

  互联网是大海,电视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。电视与互联网争锋天下,没有悬念。电视媒体明天的路在哪里?我相信我们的后生有能力回答这一问题。电视不是电视台人的电视了,电视已通过移动互联、媒体融合的方式呈现,电视已随技术创新与时俱进了,而传统的电视人,还在幻想用过去的方式回归过去的繁荣,很不现实吧。

  一腔的电视情怀,芳华已去,但愿能老有所依!

最新评论